央廣網西安4月23日消息(記者劉昱)有聲圖書館、兒童閱讀室、書法繪畫區、智能鋼琴、咖啡水吧、朗讀亭……不到500平米的鄉村書屋內“五臟俱全”,位于西安高新區五星街道的這家鄉村書屋已經成為當地村民、幼中小學生日常的讀書基地。

讀者正在窗邊看書(央廣網發 韓巍 攝)

  《2019—2020中國實體書店產業報告》顯示,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推進及實體書店的轉型,原本以城市為主陣地的實體書店逐漸向鄉村蔓延,鄉村書店建設迎來蓬勃發展。2018年,陜西省首個以村鎮街群眾為主要服務對象的公共文化項目啟動,目前,已建成運營12個鎮街書屋。

  今天是世界讀書日,記者探訪西安市周邊的鄉村書屋,感受農田旁的書香味。

  從農家書屋到鎮街文化中心

  高新區五星街道的鎮街書屋坐落在三樓,從玻璃窗放眼望去,近處是大片綠油油的農田,遠處隱約可見巍峨的秦嶺。

五星街道鎮街書屋一角(央廣記者 劉昱 攝)

  在五星街道從事12年文化工作的李淵博回憶道:“在鎮街書屋建立之前,群眾讀書的去處主要是村委會設立的農家書屋,大概20平方米,圖書1600冊左右,條件比較簡陋。現在的鎮街書屋不但圖書數量多,各方面條件都提升了,文化活動也多,群眾的參與度、積極性明顯提高了,都成當地年輕人休閑時的打卡地了。”

  五星街道的鎮街書屋面積約470平方米,書籍量5000冊以上,涵蓋農業書籍、兒童繪本、文學、歷史、地方文化作品等書籍,服務范圍覆蓋街道3萬多人。

家長與孩子在鎮街書店內參加親子活動(央廣網發 韓巍 攝)

  以鎮街書屋為載體的文化中心建立兩年來,各鎮街文化中心不定期地舉辦剪紙、插畫、書法、兒童繪畫比賽等活動,累計參與人次上萬人次,文化中心還在不斷吸引來自其他區域和村鎮的群眾來體驗。

  2018年,西安高新區啟動“十個一”惠民工程,書香鎮街文化中心項目是其中之一。該項目是一個以“圖書”為核心,以“圖書+有聲閱讀+文創+黨建+咖啡+共享智能鋼琴”等內容為融合的多業態、復合型文化空間。

  如今的書屋,不僅是借書、看書的場所,已經演變成一個新型的公共文化空間,為當地村民、學生提供受歡迎的公共文化服務,也承擔起推進鄉鎮文化建設的使命。

  為鄉村兒童搭建閱讀小天地

  記者走訪西安市高新區的多家鎮街書屋發現,兒童閱讀區是各鎮街書屋的標配,在整個書屋的“C位”區域。小牛座椅、木馬玩具、排列整齊的小書架……在木質地板的閱讀區內,兒童可席地閱讀。

鎮街書店不定期舉行各類文化活動(央廣網發 韓巍 攝)

  作為鎮街文化中心的運營方,西安云嶺山房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經理韓巍介紹道:“兒童閱讀區是每個鎮街書屋的重點區域,每個書屋的圖書大約有5000冊,其中兒童書籍占總量的三分之一。我們也想為鄉鎮兒童提供盡可能多的閱讀條件,除了免費的書籍借閱,我們還跟當地的學校建立良好的互動,學校的朗讀會、讀書分享會也都在這里舉辦,可以說這里已經成為當地學生的‘第二課堂’了。”

  2018年,關于中西部貧困地區的《鄉村兒童閱讀報告》顯示,74%的鄉村兒童一年閱讀的課外讀物不足10本,學校是鄉村兒童獲取課外讀物的主要來源,超過71%的鄉村家庭藏書不足10本。而2016年《中國城市兒童閱讀調研報告》顯示,城市兒童年均閱讀量在10本以上占64.2%。

小讀者正在全神貫注地閱讀(央廣記者 劉昱 攝)

  五星街道文化站站長李淵博告訴記者:“以前鄉鎮圖書資源少,對學生吸引力小,讀書氛圍不高。不像現在,鎮街書屋有大量受歡迎的兒童讀物,書籍更新、調動靈活,有實體書、有聲書,形式多樣。而且東邊是幼兒園,北面是初級中學,西邊是五星鄉中心小學,現在書屋已經成為很多學生放學、周末的去處,有的來看課外書,有的就在這里做作業,有的在朗讀亭朗誦,這對當地的教育資源也是一個有力補充。”

五星街道鎮街書屋兒童閱讀區(央廣記者 劉昱 攝)

  在五星街道鎮街小書屋附近工作的李艷早早辦理了借書卡,她告訴記者:“我很羨慕,希望我們居住的社區以后也有這種小書屋。我平均一周給孩子借兩三本,不只是我,我們身邊的保安大哥也在這里辦了借書卡,經常給孩子借書。”

  家門口的小書屋推進全民閱讀

  “我就在旁邊的社區住,從我家到小書屋,步行時間不到10分鐘,我平均每天要在小書屋待4個小時。”今年64歲的郭愛民是高新區細柳街道小書屋的常客,每天送小孫女去學校后,他有空都來小書屋看書。郭愛民告訴記者:“歷史、醫療健康、小說我都喜歡看,看累了就在旁邊練一會兒書法。我喜歡讀書,以前只能在家看舊書,要看更多的書得去圖書館,要坐車近一個小時的公交,現在在家門口就能閱讀,對行動不便的老年人太方便了。”

  細柳鎮街書屋位于兩個大社區中間,為周邊的上萬名群眾提供圖書借閱、組織文化活動等服務。

龐光街道鎮街書屋書法繪畫區(央廣記者 劉昱 攝)

  韓巍告訴記者:“我們的書籍借閱服務是完全免費的,而且我們以“需求引導”為原則,群眾需要什么我們就提供什么,群眾可以‘點讀’,在智能平臺或者前臺登記自己想要閱讀的書籍,我們會從其他書屋調配或者專門購買,這也是我們和其他書店、文化館的最大不同。”

社區附近鎮街書店(央廣網發 韓巍 攝)

  開在群眾家門口的書屋,為周邊群眾提供便利的閱讀平臺。在韓巍看來,鎮街書屋面積雖小,但在培養群眾閱讀習慣和營造閱讀氛圍上發揮的作用不容小覷。“它不僅僅是借閱書籍的場所,更是當地群眾文化交流、學習的一個平臺。鄉鎮兒童愿意在這里閱讀、學習,周圍群眾也樂于在這里開展文化活動,這里也慢慢成為鄉村基層群眾知識的‘充電站’。”